旅游节庆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丽江频道 >> 旅游节庆 >> 正文
在泸沽湖津云轻奢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8日 17:14:00  来源: 丽江日报

原标题:在泸沽湖津云轻奢的日子

泸沽湖,我到过不止一次。

从泸沽湖西面往东,大落水客舍的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小落水村落的袅袅炊烟、浅湾细水,里格半岛的疏影横斜、灯月黄昏,都令我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于是,就欣欣然地以为已经看到了泸沽湖的全貌。

但偶然的一次意外却让我突然发现,泸沽湖居然还有另一副“娇容”。而这副“娇容”,是我和绝大多数小伙伴们在日常游览驻赏时所没有留意的。

这一切,还要从入住“津云轻奢客栈”说起。

与君初相识

大概是定势思维的缘故吧,虽然多次到过泸沽湖,但每次落脚的地方都在湖的正面,准确点说是北面,也就是大小落水村那一带,于是,心里也就默认:“泸沽湖就是这个样子了。”

某个假期,因为机缘巧合,妻子把房间定在了泸沽湖边的“津云轻奢客栈”。到那里后,我才惊奇地发现,客栈所在的蒗放村居然在湖的背面,或者说是南面,与之前惯住的地方正好反向。在这里,往昔那些熟悉的景致——隐隐绰绰的里务比岛、赭红温热的塑胶步道、修剪齐整的岸柳胡杨、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的热闹酒吧……都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农村的清新:刚刚糅杂了现代气息的原始村落里,几排具有浓郁摩梭风情的客栈新崭崭挺立着;客栈外,新修的水泥车道和原来的土路沙滩交汇贯通;沙滩上,几株高大苍翠的垂杨临湖自由伸展,小山似的湖石随意坐落,让人莫名地感到一种自由和放松。

安顿好行李后,爱人孩子还要午睡,我一个人应老板之约到客栈大厅里品茶。老板姓仁,40岁左右,一米八几的个子,身材却保持得很好。跟他聊天,感觉不到一点生意人常见的油滑,反而常常感受到某种青涩。或许天生对文字敏感的原因,我首先问起他客栈名字的由来。本以为,这么富有诗意又应景的名字,一定是请某位诗人或画家给起的,结果仁老板却说,没有那么高深。之所以叫“津云轻奢”,是因为这客栈是他和一个天津朋友合伙开办的。为了纪念家乡,朋友用一个“津”字,他是云南人,就用一个“云”字,而“轻奢”则是他们对客栈风格的定位,希望每一位来宾在这里都能体验到“轻松又奢华”的感觉。我这才注意到,客栈的装修的确很特别。三方简单明净的木楞大落地窗户正对着不远处碧澄澄的泸沽湖水,窗外水天相接、岛湖掩映、乱云舒卷,一个人默坐窗前久了,恍然有置身尘外、羽化飞仙的感觉。而房间内用的器具却是现代化的,电动的窗帘、喷水的马桶、轻巧的投影、瓷白的浴缸。虚实相间、巧拙结合,在这里水乳交融。我于是不由感叹,其实最美的诗意常常来源于最真的生活,而故作高雅,有时候反而显得肤浅和造作。

下午,等到孩子们睡醒后都下楼来了,仁老板便领着我们去湖边坐“猪槽船”。

舟行碧波上

“猪槽船”是一种很原始的渡水工具。全木质结构,状如猪槽、形似弯月,以人力划水带动小船前进。虽然原始,耗费力气,但因为体验感更强、收入较高,最主要的是不会对湖水造成任何污染,所以,村民支持、游客喜欢,就一直被传承了下来。

我们穿好救生衣,上了一只红色的猪槽船,船家便开动了。船家是3个人,一个汉子,两个妇人。汉子和一个妇人在船头划桨,另一个妇人在船尾把向。把向的便是这条船的船长、“总舵主”了,凡是停留讲价的事都要跟她说。可能是长年累月在湖上划船、风吹日晒的缘故,他们的身材都很敦实,皮肤也一律黝黑。

船行如梭,当我们行进到湖中心的时候,展目四望,只见午后炽烈的日光倾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仿佛无数的银鳞在与木船竞相追逐。湖面尽头,水天一色、岛树隐隐、云彩满天。闭上眼睛,汩汩的船桨划水声、呼呼的清风细吟声、偶尔的海鸥啼叫声不时叩击耳膜。垂手入湖,掬水品尝,一股透心的清凉沁心润肺。那一刻,尘世的喧嚣、现实的纷扰、人生的执念都暂时消失了,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无为无我、天人一体的入定状态,世界突然变得安静极了。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我的脑海里倏忽冒出陈继儒《小窗幽记》里的这副名联。

恰似故人归

与仁老板熟识后,知道他原来是丽江某个知名培训机构的舞蹈教师,后来自觉年纪大了,家庭的担子也重了,恰巧家乡正在开发文旅,于是便弃艺经商,回到老家建起了这幢客栈。其实,他更喜欢别人喊他“仁老师”。

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我们请仁老师推荐餐馆,并邀请他和我们一起晚餐。吃完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因为村里尚没有安装路灯的缘故,夜幕中的弦月显得格外妩媚与温柔。这时,村里的一栋房子里突然蹿出一簇一簇闪亮的烟花。仁老师说,那是某家的一位老人今晚去世了,放烟花是他们这里报丧的风俗,他明天也要赶去帮忙的。我于是想起了儿时家乡的许多往事。

翌日清晨,在一片公鸡的嘹亮报晓声中,我起身打开窗帘。刹那,一轮热烈的朝阳从偌大的东窗斜射室内,房间瞬间变得辉煌灿烂起来。半倚着身子往外看,只见沉静了一夜的泸沽湖此时正烟水朦胧、雾气氤氲,仿佛一位梨花带雨的娇羞少女。朝阳慢慢升高,远处的山色湖影、天上的彩云飞霞、近处的溪草花树都越发清澈透亮起来。

忽然,一只不知名的小鸟落在了室外的窗台上,并悠悠然地散起步来。我心底一惊,想起了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描绘的那种素美生活,口中轻轻吟诵起海子的诗句:“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许建珞)

责任编辑:钱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