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丽江/ 热点
[丽江2.3地震20周年]云南省原省长和志强亲笔回忆抗震救灾往事
2016-02-03 15:31:36   来源:丽江日报
分享至:

  编者按:1996年2月3日,丽江发生了7级大地震,给丽江各族人民带来了空前的灾难。时任云南省省长的和志强,牵挂家乡人民疾苦,心急如焚,10个小时后陪同吴邦国副总理赶赴丽江,就抗震救灾工作作出指示,对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作出行之有效的部署,促进了丽江的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

  今天,丽江日报全媒体摘录老省长和志强写下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云南经济发展宏观决策回顾》一书中关于丽江地震的记忆。在病重中,老省长完成了本书的撰写,今天让你我共同回忆丽江那一年的那些点点滴滴。

  1994年10月,我在丽江主持召开了省政府滇西北旅游规划会,决定把滇西北作为云南旅游精品推向全国、推向世界。1995 年,朱镕基副总理视察了丽江,肯定了以发展旅游来带动滇西北地区发展的战略,提出要把滇西北建成国际旅游景区。丽江地委、行署决定把1996 年作为“旅游宣传年”,开始了大规模的旅游宣传活动,申报丽江古城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也在顺利开展,可望来年迎来大的发展。

  可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突然降临丽江。1996 年2 月3 日,丽江发生了7 级大地震,打乱了原来的部署,我们被迫暂停了预定的活动,全力投入了抗震救灾。在抗震救灾、重建家园中,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谱写了一篇篇军民同心抗震救灾的史篇。经过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生产自救,各方支援,重建家园”,3年后,一个新的丽江、更美的丽江、充满希望的丽江出现在滇西北高原。

  今天,再回到丽江的时候,我总是回忆起难以忘却的1996 年“2 3” 地震抗震救灾的日日夜夜。

  “2 3” 地震震中在哪里?

  1996年2月3 日晚上7点,我在家吃完晚饭,按习惯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7 点15 分左右,我感到有明显的震感——这预示着云南某地又发生了地震。我中断了看电视,立即通知省政府总值班室了解情况,我急切地等待着。省政府值班室报告: “据省地震局报,刚才滇西北发生了7 级地震。” 我深知7 级地震意味着什么——云南人民又要经受一场灾难了。我告诉总值班室:“立即通知副省长、秘书长及省政府办公厅各处室,省地震局、省属有关厅局负责人赶到省政府召开紧急会议。”早在几年前,省委根据云南多发地震的情况,决定由省长、驻滇某集团军军长、省军区司令员组成三人小组,负责处理重大突发事件。因此,还通知了驻滇某集团军军长、省军区司令也速到省政府参加紧急会议。

  7点40分,我赶到了五华山,办公厅各处室都处在临战前的待命状态。住在附近的几位副省长、厅局长已到了。8 点,会议正式开始。省地震局汇报说:“据监测网测定,在东经100°05'09''、北纬27°17'11''的中甸县发生了强烈地震,震级判定为7 级,震中在虎跳峡镇东坡村。”我叫总值班室立即与虎跳峡镇联系了解情况,几分钟后他们回来报告说:“虎跳峡镇值班人员讲,震感明显,但电灯还亮,房屋未垮。” 大家面面相觑,7 级地震的震中怎么会是这样?这一带我曾工作过,连小地名都清楚,东坡村离镇所在地很近,在冲江河的东边山坡上,位于到中甸的主干公路边。冲江河确实是一条大断裂。我叫地震局再认真分析一下震中到底在哪里,他们认为只能这么讲。

  8 点20 分,接到丽江县委书记解毅的电话说:“丽江发生大地震了,城区一片黑暗,大研农场破坏严重,已死亡7 人,其他地方正在抢救之中,但可以肯定,伤亡惨重。”这就怪了!震中未遭到破坏,而丽江又成了重灾区。我认为,确定震中有问题,我们对外不能公布为“中甸地震”。经过认真思考,我说,暂确定为 “丽江和中甸交界处发生了强烈地震”,请部队首长命令部队驻军直奔丽江,新闻媒体按此向外发布了这次地震的消息。

  8 点30 分,我接到国务院秘书长罗干同志的电话,询问地震情况。我说: “我们正在收集情况,9点,我电话汇报。”

  会议继续进行,很快形成了10 条决定:一是成立抗震救灾指挥部,由和志强省长任指挥长,戴光禄副省长及驻滇某集团军、省军区有关首长任副指挥长。二是由省地震局立即派出3 个小组进人震区,监测震情。三是责成省卫生厅连夜组织医疗队,于4 日分两批出发赶赴灾区,井通知大理州也派出医疗队到灾区。四是请求驻滇部队于当晚派出部队支援抢险救灾。五是省政府立即组织有关部门开始救灾物资的运送工作。六是由民政厅立即动员省级机关捐衣捐被支援灾区。七是由省级有关部门负责,组织对受损交通、通讯、电力、水库等的抢险、恢复工作。八是由民航组织加班飞机,在4 日早运送以戴光禄副省长为团长的省慰问团及医疗队和有关人员飞赴灾区。九是请驻滇空军部队支援直升飞机,运送重伤员到大理、昆明。十是通知昆明、大理各医院做好准备,接受灾区的重伤病员。

  9 点,我向罗干同志汇报了初步了解的情况,说明灾情严重,而且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罗干同志询问飞机场情况,我说:“可以从北京直飞丽江。”

  当夜,五华山灯火通明,我和各位副省长及办公厅各处室的同志都为尽快传达、落实刚才作出的10 条决定在忙碌。

  一场艰苦卓绝的抗震救灾就这样开始了。

  吴邦国副总理率中央慰问团到丽江

  2 月4 日,我直奔重灾区。眼前看到的是房倒屋塌,一片废墟,只留下断垣残壁,灾民们默默地在清理废墟,遇难者的尸体已被挖出,受伤人员正在接受治疗,还不断传来悲切的哭泣声。真是触目惊心,令人悲痛!

  灾情牵动中南海。地震后,党中央、国务院极为关注、极为重视,吴邦国副总理受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的委托,率领中央慰问团在地震发生后24 小时内来到灾区。中央慰问团成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周子玉,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刘济民、马凯、石万鹏、李宝华、李延喜、王隆德、陈章立。吴副总理一行一下飞机,就直奔重灾区的金山乡。慰问团不顾余震不断和震后房倒屋塌的危险,踏着废墟的瓦砾、土坯,查看灾情,慰问群众。村长向吴副总理汇报说,80%的房屋倒塌了,死亡41 人。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吴副总理对村民说:“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来看望大家,希望大家团结起来,抗震救灾,重建家园。”灾民们十分激动,他们说:“感谢党中央,感谢国务院,感谢吴副总理。”

  下午6点半了,我请吴副总理休息,他说要看一下古城的破坏情况。于是不顾危险,又走在狭窄的巷道,查看破坏情况。他问我,这座古城怎么恢复重建?我汇报说: “省委、省政府考虑,古城保持原貌,重建如旧。”吴副总理点头说: “这个方针对头,要保持原貌。”

  当晚,我们都住在军分区院子里临时搭起的帐篷里。深夜,都被较强的余震惊醒,体验到了地动山摇的滋味。

  第二天,中央慰问团分两路开展慰问,我和省委领导陪同吴副总理前往黄山乡中济村、中海村和白沙乡开文村视察灾情,慰问灾民,看望抗震救灾的部队官兵。这是一个地震带,我还记得1951年的那次地震也是沿这一线成为重灾区。这次地震又造成80%的房屋倒塌,死伤严重。将要离开开文村时,有人告诉吴副总理,我家就是这个村的。吴副总理就说:“到你家看看。”地震后,我还没回过家。到家一看,只见房屋东倒酉歪,墙体已全部倒塌,大门被土坯堵住。吴副总理跨过断墙进人院子,他拉着我那残疾弟弟的手,鼓励他。我弟弟十分激动,还留下了一张与吴副总理握手的照片。以后,弟弟把这张照片十分珍惜地挂在卧室,作为难忘的纪念。

  5日下午,举行汇报会。会上,我和丽江地委书记马惠全、迪庆州委书记格桑顿珠向吴副总理汇报了灾情、抗震救灾的措施和下一步的打算。中央慰问团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刘济民宣布中央慰问团对灾区人民给予帮助的四条措施:一是财政部和民政部协凋拨出特大灾害救济款1000万元,国家计委拨出应急救灾款1000万元;二是国家经贸委协调拨汽油、柴油5000吨;三是由民政部拿出棉衣10万件,帐篷100顶;四是解放军总部、成都军区、云南省军区共同支援衣、棉、被共3000件,帐篷240顶。汇报会上,吴邦国副总理作了重要讲话,他首先对抗震救灾工作表示满意。他说:“云南省委、省政府抗震救灾组织指挥是得力的,省委、省政府领导亲临第一线,与地县领导同志一起,指挥抗震救灾,发动群众,救护伤员,抢救财产,工作做得及时。这次地震虽然灾情重,受灾面广,但灾区社会治安良好,秩序井然,群众情绪稳定,干部精神面貌好,对战胜灾害、重建家园充满信心。解放军、武警部队、公安部门在抗震救灾中做出了重大贡献。” 吴副总理对下一步抗震救灾、恢复重建提出四点要求:一是发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二是进一步加强领导;三是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四是要统筹安排。吴副总理最后说:“中央相信,灾区人民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全国和全省人民的支援下,树立信心,团结奋斗,一定能取得抗震救灾的胜利。”

  扩大对外宣传,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丽江“2 3” 大地震备受国内外的关注,做好新闻宣传报道工作已十分紧迫、十分重要。因此,指挥部于2月6日召开第三次会议,集中研究对外宣传问题。我提出,加大宣传力度,促进抗震救灾。经研究,同意我提出的五条意见:

  第一,鉴于地震初震区余震不断,正处在全力抢险救灾之中,为避免增加灾区接待工作,我们采取了凡国内外、省内外要到灾区开展慰问活动的暂时缓去,新闻单位也要控制进入灾区,以便尽快完成抢险工作等措施。现在应欢迎新闻单位进入灾区采访。

  第二,为了让国内外了解抗震救灾真实全面的情况,2月6日,由省抗震救灾指挥部举行一次新闻发布会,全面系统介绍“2 3”地震及抗震救灾情况,并如实回答国内外新闻记者的提问。

  第三,加强宣传报道工作。决定成立新闻宣传报道组,由抗震救灾指挥部成员、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王天玺为组长,新闻办高发元以及外办、侨办、对台办等同志为成员,统一负责“2 3”地震的新闻报道工作。

  第四,对外宣传工作必须如实报道。报道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灾区人民与自然灾害英勇斗争的事实;如实报道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采取的有力措施,指挥抗震救灾的事实;如实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英勇抢险救灾的事实;如实报道灾区人民自力更生、生产自救的情况;如实报道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的情况;如实报道外国人在地震中的情况。我们欢迎国内外朋友到实地采访。

  第五,涉及地震本身的专业性问题,由地震局负责统一发布。其他部门都应按地震部门发布的资料进行报道。

  2 月6 日,在国贸中心举行了云南省政府抗震救灾新闻发布会。

  会后,国内外新闻单位纷纷进人丽江,开展全方位的采访活动。灾区云集了来自中央和各省的新闻媒体60多家、记者200 余人,港澳媒体6 家、记者30 多人。他们遍布灾区的各个角落,置身于最艰苦、最危险的环境,采访记录着这段历史的悲壮、感人的场面和永不消失的记忆,采写了上千篇报道,把丽江大地震的情况传遍祖国大江南北,传遍世界五洲四海。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地震后的第二天,正在召开的省政协会议和震后不久召开的省人代会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们率先开展了向灾区人民献爱心的捐赠活动。随后,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机关,省级各部委办厅局,各企事业单位从领导到工作人员纷纷捐款捐物,支援灾区。仅烟草系统到5月就捐款6000万元,各大银行捐款1200万元,昆钢、昆冶、外贸系统等大中企业捐款都在百万以上。昆明市及各地州市县也行动起来,伸出援助之手,捐款捐物,到灾区慰问。

  云南地震也得到了全国兄弟省市的大力支援。上海首先向灾区捐款200万元,捐赠100万元救灾物资,广东、山东、贵州等省市也纷纷送来捐款和物资……

  香港著名慈善家何英杰向灾区捐赠7500万港元,著名企业家李嘉诚捐款1000万元,香港的许多企业、社会团体、新闻单位共捐赠1300万元,香港地区累计捐赠了近亿元。澳门和台湾同胞也纷纷捐款捐物,充分体现了同胞手足之情。省政府派刘京专门到香港向香港各界表示感谢。丽江地委、行署决定在重建家园中,为香港同胞特建一碑,我题写了 “香港同胞捐赠纪念碑”,作为永久的纪念。

  丽江地震的消息通过新闻媒体向国外进行了宣传报道,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一笔笔捐款、一批批物资不断送往灾区。无国界医生组织捐赠100万美元的救灾物资,并租用俄罗斯飞机直接空运到云南,装载着英国红十字会与红星月联合会捐赠的30吨价值70万美元救灾物资的飞机降落昆明机场。在震后的10天里,先后有十多架次飞机降落昆明机场,创下了云南民航史上的新记录。德国、丹麦、挪威、罗马尼亚、韩国、日本、美国、以色列等国家和一些国际组织也都捐款捐物支援丽江灾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西哈努克国王,他对云南怀有深厚的感情,听说云南发生大地震。他写信给钱其琛外长,表达慰问之情,随信送上2 万美元捐款。另外,还有泰国M 集团总裁颂提先生。1989年我访问泰国时,拜访了M集团,随后1990年我请他到云南考察,介绍了丽江将在90 年代兴起旅游。他派员到丽江考察后,也认为90 年代丽江的旅游是很有希望的,于是决定投资丽江,办了格兰大酒店。丽江地震后,他向丽江捐赠了100万元送到灾区。他说,我们在云南不仅有投资与合作,在灾害发生后,我们也有义务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副省长刘京从北京回来,他拿出2000元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说:“朱镕基副总理要我把这钱交给你,请转交丽江灾区,以表他和夫人劳安对丽江灾区人民的一点心意。” 我拿着副总理捐赠的钱,深受感动。朱副总理随时牵挂着丽江人民啊!我把钱交给“捐赠办”并嘱:“记录在册,转交灾区。”

  真是地震无情人有情,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援助激发了灾区人民抗震救灾的热情,增强了灾区人民战胜困难、克服困难的信心。

  我在指挥部会议上说:“现在正在谱写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生动篇章。云南正受到灾难,但云南也被世人所关怀;云南正面临困难,但云南也得到各方的帮助。云南人民将用重建家园创造更美好的明天来感谢国内外的朋友们!”

责任编辑: 武铭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