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丽江/ 丽江百事通/ 玩转丽江
纳西宗教与人生礼仪
2015-05-31 19:24:4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也是人生的核心内容。是人类社会关注的主要内容,是民族宗教、民族文化的主旋律。同样,一个已经初步形成传统的民族文化,民族的信仰意识对该民族生活有着深远的影响,无论是人们的日常起居、风土民俗、经济生活还是出生、成年、婚配、死亡,其影响无所不在。

纳西族社会中,把新生的孩子看作是天赐神赠的。既是神赐,就必须 弄清楚是何方神灵所赠,就必须谢过此神,并向该神灵求名。

纳西先民认为,居守于天地间四方八隅的12个神,主宰着新生命的降生。他们分别是:居于东方的虎神、免神,居于东南方的龙神,居于南方的蛇神、马神,等等。实际上他就是12生肖神。不同的人,是由不同的神灵带到这世界上来的。那么,家里孩子是谁带下的呢?孩子的家人得请东巴大师作一番推算。大师来到家中,首先得询问孩子母亲生小孩时灵魂的居住方位,东巴教认为:人之灵魂并非固定不变,而是不断地按一定规律运动循环,按<<巴格图>>中的12个生肖逐年循转。如某位男子的灵魂,今年居于鼠神位,明年转到牛神位,后年便迁到虎神位。该灵魂的走向按顺时针方向移动,12年后再次回到鼠神位。该灵魂的走向按顺时针方向移动,12年后再次回到鼠神位。女性的灵魂也然,每年换一方位居住,不同的是按逆时针方向而行。这样,东巴可推算出产妇当年的魂居地,当年产妇魂居的方位神,正是赐下孩子的神灵,孩子的名字就得向该神灵祈求。如某位母亲孩子的神灵,孩子的名字就得向该神灵祈求。如某位母亲灵魂转至虎神位时生下孩子,这孩子的名就得向东方的虎神讨取。

算出求名的神祇,东巴大师便设坛焚香,诵读降神经典,迎请该神灵降临,然后祈求神灵为孩子赐名。当神灵赐下名后,全家老幼跪拜接受。

女孩长至14岁,男孩长至16岁,家里要请东巴为他(她)们举行成年礼,民间称之为“穿裙礼”与“穿裤礼”。以承认他们已由少年跨入青年人的门坎,从此准许他们正式参与青年人的一切社交活动。度过四、五年活泼、自由、欢快的青年社交生活之后,他们便各自有了心中的恋人,经双方长辈同意,通过请媒说合、喝定亲喜酒、测定吉日等程序,终于迎来了招凤人巢的大喜时辰。

在此标志着人生转折点的重要时节,家中须请东巴祭师举行一系列的宗教礼仪。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双方家庭对“生命神”的礼仪。纳西人的生命被称之为“素神”。在家庭中,每一成员都有自己的生命神,所有成员的生命神共同居住于一个竹篓内。如今新娘的生命神将要离开家庭,家中需请祭司将新娘的生命神分离出来。纳西语称之为“素科”,“素科”主要有三项内容。首先由男方家庭牵一头羊、猪膘肉以及烟、酒、糖等贡品,隆重地祭奉女方生命神,祈求将新娘的生命神赐与他们,并保证新娘的生命神能够幸福欢乐。然后女方家庭祭拜生命神,并表示他们已经同意男方的请求,也请家庭生命神能支持他们的主张。最后举行分出新娘生命神的仪式,女方生祭东巴慎重地将新娘生命神与男方迎请代表,轻缓而坚定地交待说:必须好生对待,如有半点不是,女方家庭与神灵定不饶恕!

新娘生命神随迎接队伍与新一同来到新郎家中,新郎家早有主祭东巴与家人恭候,主祭东巴主持祭祀新郎家生命神,告知家中某某儿郎已喜结良缘,是某村某户的某小女,并大加赞颂新娘如何的美貌贤良,美言新娘家如何的有德有望,夸说新娘必将会为咱们家孝顺父母、生我育女,让家庭子孙孙昌盛兴旺等等。

最后,请求家庭生命神能够热情地接纳新娘的生命神。东巴们把新娘、新郞的发辨结于一外,再用一绳索系紧,随后绳索着一支利箭象征着保护家庭之神,预示新娘从此将受到稳妥的保护。紧紧系着两位新人的绳索继续绕着顶天柱向上沿伸,最后牢固地系于男方家庭生命神篓之上。自此,新娘便成为他家之人,主宰着新娘生命的神灵,已迁入该家神篓,成为他家神灵成员之一,享受着他家主神的庇护与赐福,同时也必须接受相应的责任与义务。由此,让人联想到现在的户口本。现在新娘嫁往新郎家中,也得办妥户口的迁出与迁入。

人体乃血肉之躯,食五谷杂粮,经风霜雨露,有头疼脑热的疾患相伴而行。纳西先民们不知其是物质躯体上的毛病,而认为是主宰躯体的生命神“素”或灵魂“俄恒”,受到了外界鬼魔的侵饶,或被摄取扣压,或被惊吓逃窜。生命神与灵魂远离躯体,躯体自然动弹不得,昏躺病榻如死尸一般。

病人家属心急如焚,访巫师求卜卦,杳明生命神今在何处?被何方恶摩关押?一经测出,主人便不惜财物,烧燃浓浓的天香烟柱,主人一个劲地往天香中加酥油,超出平常数量地加面粉、香料以及各种祭品,天空似明似暗,只有远方的启明星一闪一闪,村寨与树丛混沌难辨,时有鸡犬的打啼吠叫声传来,一柱浓浓的白烟柱与悦耳的海螺声来到祭祀主人家中 。东巴殷勤邀诸神就坐,焚高香,献酒茶,奉上贡品,隆重者宰猪剖羊,甚至还狠心的杀了耕牛,一般的也要杀祭几只公鸡。主祭用委婉动听之音诵读<<启神经>>,向众人介绍诸神一来历高强之手段。

“嘟......嘟......”,户外响起牛角号音,诸神灵正开怀畅饮甘美祭酒之时,祭鬼的序曲也奏响了。东巴教对付鬼魔的策略,并非不问皂白清红,一味宰杀痛快了事。而是先礼后兵,不失礼节。他们设酒宴以待各路鬼怪,东南西北中的鬼怪都尽心尽力地款待,并祈求它们与主人友善相处,放回所摄灵魂,让病人康复躯体,日后定将厚报。当然,祭鬼场地需在神坛之下,祭祀木牌以及祭品也很简略粗糙,如宰杀牲畜家禽后,神得享用肉块汤汁,鬼却只能得到烧成焦臭的皮毛与碎骨。东巴经中讲得清楚:“鬼怪们吃饭喝足后,如鹰鹤一般离去了,如虎豹一样跃走了。”然而仍有少数鬼魔不愿离去,“因为病人还末苏醒,他的皮肤依旧腊黄。”东巴们不得已而动武。得到主人厚爱的战神一跃而起,他们战无不胜的强大威力已经附在东巴体内,东时而又跳“优麻”战神舞,还有雄狮、猛象舞撼山动地,红虎、白豹舞眼花缭乱。突然,东巴们扑向鬼寨,一阵乱刀过后,鬼寨一败涂地。

东巴祭师不失时机地高呼:“鬼寨已被牛群攻破,鬼域栅栏已被猪群拱翻,鬼的帐房已被鸡群扒平,灾祸之木已被骏马拖走。患者的魂魄已被救出。像鱼儿逃离水獭嘴,像马鹿逃出虎掌,像小鸟脱离鹰瓜”。

三五日的热闹,东巴人像是做游戏孩童似乎看杂技;主人家却是经历了一番生死攸关的战斗:围观者时惊时喜,时而为患者愁眉,时而为东巴舞者喝彩,时而又疯狂地为攻克鬼寨呐喊。总之,山民们像是在抗争,为了生存,为了健康;像是追求一种热闹的效果,为打破山谷的寂静,为展示人的力量;像是在过节,为繁重的劳动,为清贫的生活。

祭祀主人支付了沉重的精神与物质代价,患者痊愈,东巴们会说:是因为他们本领高强,神力的伟大。如患者依旧,他们又说:命该如此,大家都尽力了。待村中有了下一位病者,病者家庭、东巴以及村人们都乐意再次举行让人振奋的驱鬼仪式。因为生活需要热闹,需要打破平静。

儿女们失去有养育之恩了父母,宗族失去德高望重的前辈,村寨失去贤良的长者,无不痛心疾首,朝夕相处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怎能让后人无动于衷,纳西人生礼仪最隆重盛大者便用在了这里。

纳西族的丧葬仪式要做两件大事。这头一件得处理尸体,死者的生命神离开了躯体,躯体就不能久存家中,得举行“希坎”仪式,把尸体妥善处理,火化是他们选择的方法。我们在四川省木里县俄亚纳西族乡作调查时,碰到了一次葬礼,死者非长者老翁,而只是一位中年猎手,但隆重程度着实让我等惊吓不浅。死者乃狩猎时堕崖身亡,葬礼前一天,东巴为他们家做“端禳”,即“祭送端鬼”。非命于战争、水火绝壁、野兽獠牙者,皆为端鬼所为。如今,端鬼已经降落他们家中,为使其他成员不再受端鬼之害,需举驱杀端鬼之事。第二天,劝慰灵魂,焚化尸体。第三天,因该家各成员的生命之神受到严重惊吓,需再做祭家神仪式。三个仪式耗去了主人、亲戚及村邻的壮牛三头,羊24只,猪膘(一种整头猪淹制的腊肉)6头,鸡无数。全村与远着死者亲戚近200多人停工3日,所费粮食、糖酒茶物不可讦数。这是我人亲眼所见,听他们所言,第二年还得举办“希务”仪式,还得宰杀牛羊。

“希务”,是为死者灵魂而操办的礼仪。纳西先民认为,人的死亡,并非消失于世,而只是其生命神“素”重新选择栖息地,另选一个新的载体。死者对于管理者而言,只是出远门,只是告别此地的亲人,到祖辈故地同先辈们一道生活而已民。

可是,并不是所有死者生命神都能够回到祖先故地。死法不同,去处也有所区别,死于刀枪野外的被称之为“凶死”,其生命精灵须到凶死鬼鬼王那里了。为男女情谊而殉情者,未成年而夭折的皆有各自之去处。那么,正常死亡区分的界定尺度是什么呢?它应该是寿终正寝。达到一定的寿岁,至少是50岁以上,未足50得病而亦正常。但落气前需亲人在旁,必须在落气前的数分钟内,也就是生命精灵离开躯体前的几分钟,家人必须馈赠一份礼物。这礼物称之为“莎莎”,也就是“口含”。一块红绸布内包少许碎银子(后用硬币代替),少许米、茶、酥油等物品。事实上它们是上路的盘缠,是死者生命神远行路上的必需品,有辽此路费,该精灵才能顺利到达千里之外的故人居地。

凡意外死亡,都未能获得家人赠与的行路盘缠,他们的生命神无法去到那远似天边的故居地,它们只能浪荡于附近区域,既在附近,免不了常回家中取些吃喝用品,这便是后人们最为担心的。所以纳西族先民对“口含”极为注重,它关系到生死双方的前程。

“希务”仪式的主要任务,是送死者生命神上路,东巴祭司会告自的去处、路线、歇脚的驿站、渡口中、桥梁等方方面面的注意事项,并求神灵保护,求鬼怪勿侵害。家人会再次赠些用品, 古时甚至赠活马、活羊,让生命神乘骑与享用。后来用竹编、绘画、雕塑的牛马犬代替。

过去的纳西人,要在人生旅程的许多重要时段,举办一些宗教仪式,事实上这些仪式同时又是一种民俗活动,一种精神文化活动。

责任编辑: 杨毅星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